• 寒假,转瞬即逝,过年喜庆的气氛,依然掩盖不了我对狗剩子的奶奶的歉疚,老人家慈祥的笑容始终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我就像是一个做了错事的小孩子,整天的寝食难安。虽然和女朋友芳芳和蒋飞(狗剩子)见过几次面, ...
    2018-11-5
    4066 1 -1
  • 我第一次穿女装,还是我在外面上学的时候,当时谈了一个女朋友,和我是一个城市的。 记得那是一个冬天,外面刚刚下完雪,地面很滑,因为放寒假了,我和女友就准备坐火车回家,一不小心摔倒在路边的积水里,仅有的一 ...
    2018-11-5
    7660 1 0
  • 灯火辉煌的会堂,正上演隆重的颁奖会。衣冠楚楚的男人和盛妆打扮的女人们,听着台上主持念出的一个个名字,面上的微笑掩饰不住期待和紧张。这一年一度的广告界盛会,吸引众多的行业人士,虽然每年的评选结果都惹来许 ...
    2017-3-28
    7082 1 1
  • “怎么会在这呢?”楠楠心里想着,楠楠去历史老师的办公室拿作业,办公室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历史老师的椅子上放着一条穿过的肉色连袜裤,看款式是老师上课的时候穿的那条。历史老师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长长的头发 ...
    2016-9-26
    11799 10 1
  • 她又笑了,是那种天真烂漫的!接着问我:「夫人知道吗?」(我夫人是个女强人,开着二家公司,刘音也是从夫人公司那里调过来的人才,我的爱好跟夫人的强大有关) 我说:『当然不知道喽!』 刘音贴着我安慰地说:「没关系,只要 ...
    2018-10-26
    5214 2 0
  • 我的公司今年效益很好,于是决定将部分外地的苦干员工提前一周送回家过年,这样既是对员工一年辛苦的回报,又可以走访他们家庭以示关心。 那天早晨下着雨,我怕苏北冷,特地偷偷地在里面穿上了一条紧身连裤袜,开着别克GL ...
    2018-10-26
    6671 2 0
  • 徐鹤宁:《顶尖企业家新思维》之-一切都是为了爱 2018-10-26 顶尖企业家新思维 一个人成功,不在于你赢过多少人,而在于你与多少人分享,帮过多少人。你与分享的人越多,帮过的人愈多,服务的地方愈广,那你成功的机 ...
    2018-10-26
    2236 0 0
  • 出了门,被房间外面炎热的空气一激,微笑忽然想起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来。 “岳林,你有想好自己的艺名吗?” “艺名?”这个岳林还真忽略了,毕竟他也没想到自己会这麽快就登台。 这时微笑解释道 ...
    2017-4-5
    5551 1 0
  • “大家好,我是反串艺人,月灵。” 岳林知道自己原本的声音有些娘,所以特意粗了些声音,加大了些反差效果。这样,就完完全全是一个男生的声音了。 于是,下麵原本在哄闹的质问声全都没了。吧厅再次陷入了 ...
    2017-4-5
    10191 1 0
  • 不知昏睡了多久,我被叫醒过来,窗外天色已暗,病房里40瓦日光灯管发出刺眼荧光让我一时不大适应,用手背揉了揉眼晴这才发现病房里还有一个身穿白大挂的女医生坐在靠椅上,见我醒来后便指着床头柜上一盘冒着热气带莱 ...
    2017-3-25
    4268 0 1
  • 21岁浦小东在省军区家属大院里是个名人,高中毕业后整日在家无所事事,闲极无聊的他就让老妈跟人事处打个招呼,征兵时补了个名额便光荣地入了伍,在部队里混了三年凭着过硬的后台关系七调八调,调回省军区机关老妈手 ...
    2017-3-25
    4885 0 1
  • 熟悉的音符从手指下飘落下来,飘向耳朵,渗入心肺。[/backcolor] 陈怡慧沉醉在熟悉的旋律,她一次次睁开眼睛,仿佛不敢相信这音符是由这长发长裙的女孩弹奏出来的。她忍不住惊叹,这女孩是那么恬静,那么美丽, ...
    2017-3-28
    4881 0 1
  • “什么?易装癖并不是人们所说的变态,而是一种对美丽事物的追求。完全正常的心里现象。?”丁力第一次听到“易装癖”这个词,而且有人第一次和自己说穿女人的衣服不是变态。 “易装癖?”丁力问道。 “是的, ...
    2017-3-20
    9618 0 1
  • “你要搬出去住?!”蔡绍云看著岳林讶然问道。 “嗯。”岳林轻轻点了下头。 这是星期四,两人在学校的餐厅,刚吃过晚饭,岳林就将自己明天要搬出住的事情告诉了蔡绍云。搞定了蔡绍云,寝室其他人都好说。 ...
    2017-4-5
    6831 0 0
  • 这其中的关节不用微笑说,岳林自己都能想得通。 微笑走了后,岳林就需要在每次表演前自己化好妆,这必须要有一个私密的场所才行。虽然也有反串演员提前到场再化妆的,但夜场裡鱼龙混杂,反串演员对妆容要求又比 ...
    2017-4-5
    4460 0 0
  • 开门后刚闻到一股香风,蔡绍云就听到岳林的声音,和往日似乎不同,有些细,有些柔。不过他没想太多,而是看了眼宿管的窗口,道:“上了楼再说。” 蔡绍云的这句话让岳林胸口一滞,脸上的兴奋表情黯淡下来,也不 ...
    2017-4-5
    4063 0 0
  • 岳林隐约的听到这声叫喊,当即就要衝上台去,但却被宋经理拉住了。 “冷静些!”宋经理皱眉冲岳林喝道。 “有人丢瓶子,砸伤了我师父怎麽办?”岳林扭头气急的道。 宋经理正要说什麽,台上却又传来了 ...
    2017-4-5
    3691 0 0
  • 从魅惑酒吧出来时,微笑满脸欣慰的笑容——这个他曾经进不去的酒吧终于能进去了,而且是带著徒弟一起上台演出,让他颇有一种一雪前耻的爽快。 这时候,旁边的岳林问:“师父,我们还去找其他酒吧吗?” “ ...
    2017-4-5
    4348 0 0
  • “魅惑酒吧虽然是你们学校附近最大的酒吧,但距离真正的大酒吧还是有差距的。在这裡我们只需要找经理谈就好,但如果在江对面的那些大酒吧中,我们就要找酒吧的舞台总监了,而且不一定见得到。”一边往裡面走,微笑一 ...
    2017-4-5
    4101 0 0
  • 第一次扮成女生在大白天走在街上,岳林很忐忑,但更多的是一种莫名的兴奋。这兴奋,让他的心跳动的像一隻欢快的小鹿。 “瞧,好多男人都回头看你呢。”微笑在一旁道。 两人是在附近的一条步行街,街道两旁 ...
    2017-4-5
    3768 0 0
联系
我们
返回顶部 返回版块